茅家梁:新“盗户”的崛起-河北新闻网
茅家梁:新“盗户”的崛起
河北新闻网
2010-12-06 11:37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霍骋远
【字号

本站搜索

 

    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有则《盗户》,颇有意思。清朝顺治年间,山东的滕州、峄(读yì)山两地,“十人而七盗,官不敢捕”。后来这些人受“招抚”,官府为其另立“盗户”名册。凡是“盗户”与良民相争,官府则曲意袒护,生怕他们再起来造反。此后,打官司的皆动辄称自己是“盗户”,而对方则竭力揭发其为假冒。往往不辨是非曲直,而先以“盗户”之真伪,反复纠缠,官府无奈,只得再三核查他们的户籍。

    “盗户”原本并不光彩,然而非常“实惠”,大概跟如今的什么“国家级贫困县”差不离,起初听起来虽“有碍”脸面,所获却甚丰,气派也大得惊人。因为“盗户”显然具有司法照顾或豁免的特权,政策荒唐地倾斜,所以闹得后来,竟产生了“以盗之名则争冒之,以秀才之名则争辞之”的古怪现象。寒窗苦读好不容易挣来的功名,在潜在的暴力优势面前,一文不值,敌不过时时有可能要亮出来的“农奴戟”——那才是着实要让父母官头疼不已的。怪不得,蒲松龄先生要叹曰——“变异矣哉!”

    时代“变异矣哉”。目前,“弱势”没受旧“盗户”之怂恿,倒有了新的发展。炙手可热的官员说自己是“弱势”,月收入上万元的“白领”、“金领”说自己是“弱势”,挥杖教训起小贩来眼睛不眨的“城管”也说自己是“弱势”;告状的秋菊是“弱势”,一脚踢中人家要害的村长也是“弱势”。反正“弱势”一普及,就不再是“农村贫困人口和城镇失业、下岗职工”的“专美”了,大家都是“弱势”,一塌糊涂,这也是一种稀罕的“公平”。真正的“弱势”呢?却早已淹没在“人民战争”的口水中了。

    在对个人政治及经济面目的甄别应该变得轻而易举的今天,谁想谴责这种对现存制度的戏谑或嘲弄?通过自认“弱势”的畸形谦逊,人们把自己的弱点变成了博取同情或推卸职责的“特权”,对于这种病态的“特权”,大家乐得互相首肯。

    百步之内,射之不中。弓无罪,箭无过,杨叶也无错,只能怪“养由基”和“小李广”钻进了铜钱堆里,早已荒废了“做群众思想工作”的功夫,胳膊让常换常新的玉颈香肩枕酥了。好多官员本来是武林高手,却让新“盗户”点中了“‘怕’字当头”这个死穴,金钟罩、铁布衫啥样的招数也施展不出来。长此以往,再温顺的“民风”也要变得“剽悍”起来了。

    某地的政府要修高速公路,要在一个小区里穿越而过,要推倒好多楼房,补偿却是低得连市长都嘟囔不出口。小区的业主数次上访无果,结果有民间的“陈胜吴广”一带头,群起对抗政府。嗨,闹成了!长官软蛋了。笔直的高速路到小区门口拐了个非常难看的弯,且是单行道,“弱势”们还领到了一笔不菲的“xx影响费”。从此以后,这个“肠阻梗”就成了此市最拥堵的路段。据说,尝到甜头的“弱势”们眼下还正在酝酿一轮新的“群众运动”。

    一念放恣,则百邪乘衅。戴过“博士帽”的头头就这般颟顸昏庸,连旧时代的官僚都可能要讥讽——“称刚强机敏而妄随人意”。遇上如此色厉内荏的货色,新“盗户”们要想不兴旺发达,也难哉!

    “烦恼只为强出头”,“强势”早已成了舆论的标靶。如今社会上所谓的有些“强势”,明明自个儿的安全感、尊严感、幸福感在悄然流失,却还要像煞有介事,不甘示“弱”。较起真来,他们跟中国的足球差不多,遇强则弱,遇弱则先强后弱,最后还是一败涂地。

    再耀眼的“强势”也有仰人鼻息的时候?父母官污垢满背,“一把手”的鼾声如雷惊扰四邻,而下属偏偏要一叶障目两耳塞豆。而那些在领导面前企图保持尊严与良知的人,最后都免不了要被“下岗”。看起来是“强势”,却是真正的“弱势”,于是,他们要想过好日子,大概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发扬‘盗户’精神”了。

    (上海 茅家梁)

留言
##rep-begin##
  • ##username##     ##commenttime##
  • ##commentcontent##
##rep-end##
  • 发表留言:已 有0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全部留言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如还没有帐号,请点击 注册,进入注册页面
频道精选
精彩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