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敏飞:抑不住权力冲动,谁让石市成“鹅城”?-河北新闻网
龙敏飞:抑不住权力冲动,谁让石市成“鹅城”?
河北新闻网
2011-03-19 08:21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霍骋远
【字号

本站搜索

 

    石家庄中华南大街一小区墙上贴着物业公司关于缴水费的要求:凡不按规定在2011年3月15日前缴纳水费的,公司不能保证您的用水。已退休、离职人员不知该缴水费数额的,先预缴5年水费,即缴到2016年12月31日。(3月18日人民网)

    去年,国产大片《让子弹飞》中汤师爷那句“晚了,前几任县长把鹅城的税收到90年以后了,也就是西历2010年了”让我们捧腹大笑。可如今屡屡看到现实版的“鹅城”——先是一次性缴纳30年的卫生费,再到这次的5年水费,大有赶超“鹅城”的趋势。在看电影时,我们能开怀一笑,但在现实中窥见,却让人笑不出来。为何,因为垄断的权力充满了霸道。

    细看通知,只说不交后果自负,没说交了就能有所保证,可恨的是老人的医保也跟这相关,更让人无语的还是这边伸手要钱,那边却还是陈旧的设备。这钱,让我们如何交得放心?现实版“鹅城”屡屡上演,我们不得不发问的是,到底现实生活中,还有多少类似的“鹅城”?这些“鹅城”到底是怎么炼成的?

    可以获悉的是,“鹅城”的诞生源于权力的滥用。30年卫生费中有公权创收的影子;而5年水费则是垄断权力的魅影,你自己可以选择用,或者不用,但除此之外,别无分店,这就使得你没有了选择的权力,只有接受。这样的接受,却又是以牺牲公众的权利为代价的,那显然就不合理。凭啥你垄断了,你有公权了,就可以胡作非为?须知,公权是社会公器,本该维护公众的权力的,而垄断企业也是纳税人养出来的,同样应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可为何?这两样权力都变质了呢?

    只能说,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缺少对权力必要的约束。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有句名言:一切有权力的人都爱滥用权力。因而,当权力诞生时,那与之呼应的就该是对权力的约束与限制,如果这种权力得不到有效地控制,那么只要权力一冲动,必然会做出一些不合情理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你想想,有好处谁不想捞点?如果权力得不到约束,而且违纪成本很低,那每座城都会是“鹅城”。

    因而,只有通过有效的权力约束机制,再加上强有力的问责,让权力前不敢乱伸,后不敢乱来,那“鹅城”的故事才不会续写。而这种权力,既包括公权、也包括垄断权力等私权。

   (云南 龙敏飞)

留言
##rep-begin##
  • ##username##     ##commenttime##
  • ##commentcontent##
##rep-end##
  • 发表留言:已 有0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全部留言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如还没有帐号,请点击 注册,进入注册页面
频道精选
精彩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