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睿鸫:医疗赔偿基金不如构建“企业产品责任险”
河北新闻网
2011-05-18 06:55
责任编辑:霍骋远
【字号

本站搜索

    三聚氰胺事件已经过去近三年,如今,除三鹿破产之外,其他涉案的乳品企业均已健步如初,很多患儿则仍然遭受着病痛之苦。2008年年底,在政府相关部门主导下,中国乳制品协会牵头由22家涉案企业集体出资成立了总额2亿元的医疗赔偿基金,作为对毒奶粉事件近30万名被确证患儿的善后措施。(《瞭望东方周刊》5月16日)

    尽管“奶粉事件”中的 “结石宝宝”令人痛心,但是,值得欣慰的是,当时,在我国的现行法律体系不足以支持类似司法救济的情形下,民事赔偿进展十分顺利,大部分婴儿患者获得应得的现金赔偿。

    在这次民事赔偿中,最大的亮点是,22家企业共同出资建立了医疗赔偿基金,从2009年1月开始,将根据卫生部等相关部门出具的医学鉴定证明,向因食用“问题奶粉”而患上五类相关疾病的患儿,支付相关的医疗或手术费用,直至患儿年满18周岁。

    然而,笔者觉得,类似赔偿或者构建医疗赔偿基金,不具有复制性,因为,一方面,由于“结石宝宝”已上升为全国性的公共事件,它所涉及到的治疗、赔偿已上升为国家意志,属于特事特办;与此同时,这22家乳制品巨头企业共拿出赔付资金2亿元,倘若分摊到每家企业头上,平均将近1000万元,但如果换成一般企业,如此大额的赔偿不一定支付的起。

    现在的问题是,这笔庞大的医疗赔偿基金不仅运行不透明,而且也有滥用滥花的危险。所以,笔者以为,建立医疗赔偿基金只是权宜之计,并不是长久之策。实际上,要想所有企业产品遇到质量问题时,都能赔偿的得起,构建企业产品责任险,比建立医疗赔偿基金更奏效。

    首先,建立企业产品责任保险体系,符合国际惯例。企业产品保险作为一种保险业务,肇始于19世纪的欧美国家,20世纪70年代以后在工业国家得到迅猛的发展,成为世界“流行风”。20世纪80年代,美国的企业产品保险业务保费收入占整个非寿险业务的45%—50%左右;在欧洲发达国家,责任险业务通常占到非寿险业务的30%左右;日本的责任险业务占到非寿险业务的25%-30%。

    与发达国家相比,尽管我国早在1984年就出现了独立的企业产品责任险,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参加责任保险的企业仍旧是凤毛麟角。一项统计显示,中国企业的责任险投保率为4%,远远低于国际平均15%的水平。譬如,蒙牛企业早年曾向人保财险购买一年期的产品责任险,但过期后没有续保。

    再者,构建企业产品责任保险制度,也是适应对外贸易的需要。在国外,特别是欧美发达国家,对于产品缺陷导致的产品伤害责任有严格的法律管辖,一旦发生,生产厂商和经销商往往面临巨额的赔偿和罚款。特别是如果产品同时导致许多人受到伤害,受害人会提起集体诉讼,倘若胜诉,上十亿美金的赔偿也不稀罕。从这意义上讲,建立企业产品责任险制度,不仅能在国内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更能在国外贸易战场上遇到公共安全事件时,及时化解危机。

    记得在“结石门”事件发生不久,全国政协委员冯幸耘就在《人民日报》撰文呼吁,由卫生部会同保监会联合下文,在全国推行食品卫生责任保险。尽管政协委员的建议很及时,挺中肯,也容易全面推行,但是,笔者觉得,要推行责任保险体系,不应局限于食品一个领域,比如药品、家电、汽车等行业,同样也会遇到因质量缺陷,而导致消费者身体和经济受损现象。因此,尽快架构所有领域内的企业产品责任险种,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宜早不宜迟。

    (河北 吴睿鸫)

留言
##rep-begin##
  • ##username##     ##commenttime##
  • ##commentcontent##
##rep-end##
  • 发表留言:已 有0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全部留言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如还没有帐号,请点击 注册,进入注册页面
频道精选
精彩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