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网

央视前副台长和女导演为啥“猛砸”春晚

    作为31次观看过央视春晚的观众,我有理由和资格来评论央视春晚。如果让我说实话,用最简洁的语言来评价央视春晚,我只能说“从喜爱到生厌,是因为它离我越来越远。”

    于是,从事新闻职业的我,兴趣从央视春晚的舞台上转移到网上对央视春晚的评论上。通过评论不难看出,“生厌”的还真有“市场”。这是为什么呢?

    正月十五,《中国周刊》刊登了前央视春晚女导演王冼平和分管了头十年的春晚的央视前副台长洪民生的专访文章。这两位央视春晚的“前辈”,披露了许多有关于春晚的秘密,他们的感触,或许就是我们“从喜爱到生厌”的根本原因吧!

    这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极有傲骨的知识女性。2001年春晚结束后,王冼平总导演在镜头前并没有显得有多兴奋,她语调缓慢而优雅:“我不会再做春晚导演了。”至于为什么不想再做春晚导演,直到12年后她退居二线才说出“答案”, “我是不想再做一次傀儡。”

    2001年春晚,王冼平的策划方案在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然而,她中标后却不可思议地出现三个总导演。就连当年李岚清副总理到台里去慰问春晚团队时,听说有三个总导演都看出问题, “这怎么回事儿?总导演不是应该一个吗?为什么是三个,谁说了算?”对此,台领导用“分工不同”来打马虎眼。

    没想到,“玩平衡”已经“玩”到了央视春晚,难怪现在“平衡”已经渗透到社会各个角落。

    最让王冼平难以接受的就是递条子。有些歌手想出名,就动用各种关系。开始选节目,台里给王冼平送来了43张“小条子”,都是各路领导推荐来的歌手,关系一个比一个硬。

    对此,王冼平不屑一顾。于是,她给这些递“小条子”的歌手开了个奇特的短会。她对这些歌手进行了教训和挖苦。然而,胳膊还是拧不过大腿。这几十位歌手回去就开始动用关系给王冼平施压。最硬的那张“小条子”是个演唱水平实在“无法恭维”的女歌手,但却要求在12点独唱。

    王冼平一听就火了,坚决不同意。于是就有领导为这个女歌手说情,送礼。王冼平把礼物退回去后,对方就开始来硬的。女歌手的母亲打电话给王冼平,“你有领导吗?你知道你们的领导是谁吗?知道你领导的领导是谁吗?”这位母亲一边施压一边提出要求,串烧歌不行,六重唱、四重唱都不行。只要独唱,最次也要二重唱。王冼平气得跑到台办说要开新闻发布会请辞春晚总导演,领导们都来劝王冼平,但是却没有人站在她的阵营,请辞最终也没奏效。最终,他看好的歌手被边缘化,这个女歌手在一个重要的时段唱了男女二重唱……

    正难胜邪,正压不了邪。而且,心正之人还被邪恶势力强力“捆绑”在一起。这就是王冼平所遭遇的现实。对此,王冼平唯一逃离的做法就是,“不想再做一次傀儡。”

    央视前副台长洪民生分管了头十年的春晚。2013年春节联欢晚会彩排现场的角落里坐着一位头发全白的老人。腰杆挺得笔直,专注地看着节目,时不时摇一摇头或用手指连敲几下大腿。这是他第三十一年参加春晚彩排,对于年逾八旬的洪民生来说,“关注春晚”似乎已经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彩排一结束,洪民生就顺着退场的人流快步走出演播厅。

    最近几年看完彩排,他都不愿意再提意见。如果有人问,他的回答便是,“春晚再也回不到那个时代了。”如果让他评价最近5年的春晚,他会一针见血地说,“老百姓过得苦 春晚却在拍马屁”!

    1983年春晚,也是第一届春晚。那届春晚,是最为“宽松”“宽容”“大度”简单的春晚,除了洪民生嘱咐总导演导把比较流行的歌曲都提前录好备播带,以备缺节目时补上之外,洪民生甚至都没有审核所有节目。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1983年直播春晚引起巨大轰动。洪民生收到不少写给电视台的信,希望第二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更有看头。

    然而,最让洪民生为难的是,上层领导对春节联欢晚会重视了起来。其实,这也是最可怕的。中央正式提出要求,下一届春晚要以反映“统一团结”为主题,节目内容必须严防“精神污染”。

    “没有港台同胞怎么算得上统一团结呢?”洪民生确信港台演员的不同表演风格一定能给春晚舞台注入活力。于是,黄一鹤找来了台湾主持人黄阿原,香港歌手张明敏、陈思思、奚秀兰。奚秀兰演唱三首歌,中间还换了一次演出服,不仅观众觉得新奇,就连大陆女歌手们也羡慕得要求效法。

    百姓还想看什么?洪民生经常在台里说,“老百姓需要酸甜苦辣咸所有的味道,我们放甜味容易,苦、辣却最难做到。”承载苦、辣味道的就是语言类节目。

    1984年春晚,马季的相声《宇宙牌香烟》讽刺当时社会上一些商家以假乱真的不良风气。而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吃面条》也是那一年最成功的节目之一,陈佩斯的表演就是让人大笑。虽然遭到一些领导指责表演“低俗”,小品《吃面条》却受到观众广泛的欢迎。

    1984年春晚之后的一个月,一麻袋一麻袋的信堆积在央视地震临建棚的办公室里。有电视从业者也给台里写信说,知道春晚反对“精神污染”原本很失望,觉得春晚要没看头了,没想到一台晚会尽是老百姓的喜怒哀乐,这是一台反映百姓心声的春晚。

    洪民生透露最大的秘密就是关于春晚的审查制度。1989年,春晚审查的规格上升到由政治局委员出面。从那开始,洪民生这个把关人也仅仅是一个问题汇总者,他要听从太多部门的指挥;那几年,洪民生能做的就是为最大限度地保留艺术打一些擦边球。1992年,洪民生离开中央电视台时,这套流程复杂到节目要通过五审才能上春晚,被称为“过五关”。

    洪民生说,1994年黄宏、侯耀文的小品《打扑克》是30年来他最喜欢的语言类节目,把官场里大官压小官讽刺得淋漓尽致。“讽刺现实是相声小品的生命力所在”,洪民生把关春晚的十年会给每届春晚总导演提要求,每年至少有两个语言类节目是针砭时弊的。“能不能过五关要看打马虎眼的本事和造化,但是做不做是责任和良心。”

    可是渐渐地,洪民生越来越见不到让他觉得痛快的节目,舞台一年比一年漂亮,但节目仅仅是每年变一下形式,内容却没进步。“尤其是最近五年,路子不对,老百姓过得还很苦,春晚却一直在歌功颂德拍马屁。”

    “路子不对”,洪民生曾给总导演打过电话:“千篇一律的宏大,这种思想一定要改一改,百姓需要现实。”这位总导演很无奈地说:“洪老,上面的比我们胆子还小,我们是想冲冲不上去啊。”

    难怪洪民生在2013年春节联欢晚会彩排现场看着节目,“时不时摇一摇头或用手指连敲几下大腿”而不说话。因为“导演们心里跟明镜似的,我的意见都是在为难他们。”

    是啊,“老百姓过得还很苦,春晚却一直在歌功颂德拍马屁”,仅仅怪罪导演吗?怪罪央视的领导吗?它需要“过五关”。对此,洪民生一针见血,“政治毁了我们的春晚”。

    央视前副台长和女导演“猛砸”春晚,找到了让我对央视春晚“从喜爱到生厌”的理论根据……

    阎兆伟

【责任编辑:李瑾】
参与留言
##rep-begin##
  • ##username##     ##commenttime##
  • ##commentcontent##
##rep-end##
  • 发表留言:已 有0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全部留言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如还没有帐号,请点击 注册,进入注册页面
  • 发表留言
  • 河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法律顾问:河北球衡律师事务所 段贵珍 杨建国
  • www.hebnews.cn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311-67562054 广告热线:0311-67562966 新闻投诉:0311-67562994
  • 冀ICP备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
  •  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