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网

赵红信:大学去行政化尚待多方躬行

    教育部近日首批核准了中国人民大学等6所高校的章程,去行政化倾向明显。有关专家表示,“去行政化”改革多年,副部级高校未减一所。“逐步”二字意味着事业单位去行政化改革注定是一场“障碍赛”而不是“百米冲刺”。(新京报 12月1日)

    法律法规明确规定,教师学生望眼欲穿,大学章程从无到有,经历了多次的坎坷。教育部要求大学有序推进章程制定,一则患上了教育的历史欠账,二则带来教育改革的期待。但是到目前为止,大学章程的进步意义还仅仅局限在纸面上,想要一丝不苟落到实处还需教育、学校、师生多方躬行。

    纸面章程,现实执行。“宪章”能重新调整高校、教师、学生的关系:对高校来说,需要通过章程向师生放权,像华中师大那样将学术委员会规定为学校最高学术机构,并且提出“学院办大学”的口号,人财物均由院系说了算。对教师来说,面对学校的行政、学术事务有了更大的发言权,未来甚至出现教授治校的可能性,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平衡行政和学术关系,如何规范越来越大的学术权力,均应做到未雨绸缪。对学生来说,作为高校最重要的力量,可以摆脱被管理的角色,并成为高校自治的主力,进而参与学校的管理规划。

    只是,大学章程想成为真正“大学宪章”,恐怕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因为,大学章程面临着内外上下多重阻力,实现每一条都会经历多次博弈反复。

    其一,从学校内部而言,行政和学术资源的重新分配,合理的标准需要高校敢于摸索。如今高校校长一般是行政和学术的最高代表,章程规定了校长负责制,但将自己“一分为二”的削权可能会走形。其二,高校只是教育行政化体系的末端,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初中高中,全都行政化运作。如果高校单独自治,会与试体系有裂痕,容易出现招生腐败。其三,包括教育部门在内的政府机关,都掌握着制约高校自治的权力,不可能允许高校“大闹天宫”。去行政化改革多年,副部级高校未减一所,其间的难度可想而知。

    很多人期待通过大学章程去行政化,对社会而言这样的改革成本最低。因为,通过完善的顶层设计和制度建设,利用法律法规重新规范教育部门、学校师生的关系,的确可以迅速去行政化。但是,目前高校僵局的弊端,还有行政化之外的原因,例如商品化、政治化等。每个浸染在目前教育制度的人,就像毒树之果一样很难摆脱其影响。前年山东大学组建没有校长的学术委员会,但是现在学校组织教职工体检,领导和教师仍旧优劣有别。即便高校都从形式上改变了行政化,但这种“行政化”思维仍然会残存。

    大学章程不但从深度和广度受到制约,也不具备和法律法规一样的约束力。故此,目前的高校去行政化,不但要从制度方面矫正教育制度,还得防止改革者的“行政化思维”。唯将现有章程彻底实行,才会向自治“宪章”迈进,这是一条“教育长征”路。

分享到
更多
【责任编辑:霍骋远】
  • 河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法律顾问:河北球衡律师事务所 杨建国
  • www.hebnews.cn copyright© 2000 - 2013
  • 新闻热线:0311-67562054 广告热线:0311-67562966 新闻投诉:0311-67562994
  • 冀ICP备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
  •  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