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本网锐评

万米“网海”背后是百孔千疮的监管

2016-10-09 10:57:49 来源:河北新闻网

    国庆期间,护鸟志愿者在天津、唐山两地巡查共发现两大片非法捕鸟区域,累计拆除鸟网两万余米,解救活鸟近3000只,挂网死鸟5000余只。“满地都是死鸟,一些腐烂的实在太多,没办法统计,其中不乏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一位志愿者告诉记者,自9月29日至今,志愿者共发现9只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东方角鸮,4只活体(3只放飞,1只送往救助站),5只死亡。(10月8日 澎湃新闻网)

    8000余只鸟挂在万米“网海”上,有的刚刚被抓还在拼命挣扎,有的奄奄一息发出阵阵哀鸣,有的已经腐烂腥臭熏天,这样的凄惨场面简直让人不忍直视!而这只是“鸟之殇”的冰山一角。可以想象,在万米“网海”被发现之前,有多少鸟类被残忍杀害,又有多少珍惜鸟类沦为人类的“盘中餐”、笼中物!

    万米“网海”背后是人类的贪婪之网。在黑市上,野生鸟类大多按只论价,从十几元钱到上万元不等。而天津滨海湿地既是东亚至澳大利亚迁徙通道上的重要迁途停歇和觅食地,也是大量水鸟的越冬地,晚秋时节各种鸟类都在此汇聚。显然,捕捉野生鸟是一个一夜暴富的机会。于是,在贪欲的驱动下,有人不惜铤而走险,布下万米“网海”疯狂挂鸟。

    事实上,捕鸟者的疯狂并不让人意外。早在2012年,一部名字叫《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的短片早就将其疯狂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在视频中,“一座山头,有几百盏LED灯,后面隐藏着上百杆枪。鸟群飞过时,随着此起彼伏的枪声,很多鸟都掉了下来,而伴随鸟儿的落地是一些打鸟人的欢呼。”这些残忍冷血的场景,让人心头发颤,更该引起相关部门的警觉。

    然而让人诧异的是,同样是在千年鸟道,同样面对疯狂的杀戮,主管部门却表现出同样的“后知后觉”----只是当“让候鸟飞”志愿者发现“网海”时,才介入调查。而对此,相关部门还振振有词,发现“网海”的区域已被划入开发区,“长期无人进入,也没有路,是一个盲点。”但人迹罕至就能成为监管失明的理由么?显然这禁不住推敲。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布下2万米的长网,且不断的捕鸟、运鸟,绝不可能悄无声息。相关部门只有稍有防范意识,能被万米“网海”蒙在鼓里么?

    更何况,我国各级林业部门都设有野生动植物保护专门机构,有专人、专项资金和专门的政策法规,并非是力所不逮。而且鸟类大多都遵循相对固定的路线和时间节点迁徙。因此林业部门只要按图索骥,在鸟道上设立巡逻点,及时排查可疑人员,就能防患于未然。由此可见,万米“网海”背后更是百孔千疮的监管。

    2014年7月28日,河南“大学生掏鸟案”一审判决,两名大学生分别被10年以上有期徒刑。这样的结果让很多人震惊,“抓16只燕隼就要判刑么?”这些惊诧一方面表明公众的法制意识淡薄,另一方面更说明,因倒卖、杀戮鸟类而判刑的案例少之又少。而这背后很大程度是监管的纵容与缺失。因此,收缴万米“网海”只是起点,相关部门更要以此为契机,补上监管之网的漏洞。而这,既是对鸟之殇的救赎,更是相关部门的自我救赎!(薛家明)

责任编辑:霍骋远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