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重磅言论

托养中心的死亡清单,激起怎样的不安

2017-03-21 09:17:48 来源:燕赵都市报

2016年10月19日,15岁自闭症少年雷文锋被辗转送到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2016年12月3日,雷文锋在托养中心死亡,新丰县人民医院确定死因为伤寒。殡仪馆登记册显示,2017年1月至2月18日,49天内,练溪托养中心送来死者20人。20日,韶关市政府通报,市相关部门已对该托养中心负责经营管理的四名主要责任人采取强制措施,正对托养对象的死亡人数和死亡原因组织深入调查。(3月20日《新京报》)

练溪托养中心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又或许,它本就不应该存在?无论未来会揭开怎样的真相,但至少现在我们就已经可以断定,这个高墙深院里的托养中心乱象重重。按照今年2月份当地民政局的一份通知所言,“其存在着内部管理不完善,法人代表擅自离岗等等问题”。也就是在此后不久,该中心被迅速关闭、撤销。可即便如此,惊愕的人们还是不免难掩失望,一切来得太晚。

早前,少年雷文锋死于此地,似乎并未激起太多的波澜。而当有媒体据此跟进、步步深挖,发现该中心“49天死亡20人”的惊人事实后,方才引得舆论一片哗然。实在很难想象,如果再将时间轴向前推移,这个神秘的托养中心,到底还会被挖出多少秘密?冰冷的记录簿上,写着各式各样的死因。而当这一起起个案叠加,最终呈现出的“结果”,却是如此令人怀疑和不安——一所现代社会的、合法的托养中心,实在不该是这样一种模样。

不幸的是,越来越多的蛛丝马迹,正在印证公众隐隐的不安。据知情人透露,这所托养中心在被关之前,长期存在着软硬件配置不足、居住条件恶劣、托养过程失范等等问题;而此外,更有证据表明,该中心还有着“官员关系人参与经营”的情形以及极为狗血的股权纷争。综合这种种信息不难判断,自始至终练溪托养中心都不算是一个正常的、健全的“民办福利机构”。过于明确的逐利冲动、过于复杂的利益纠缠,都使得其在道德和管理层面,存在着巨大的先天缺陷。

在很长时间内,几乎没有人知道练溪托养中心的情况。在这个封闭空间内,数百名托养人员,只能被动接受着“中心”给他们安排的生活与命运,这种极不对称的支配关系显然存在着极高风险;而另一方面,托养中心的收益实际源于“官方所提供的供养费减掉实际开支的结余”,这种简单粗暴的赢利模式,也激励着运营者不择手段地降低配置、压低成本……按照规定,委托机构必须通过明察暗访等方式,对托管机构进行检查和监督。可现实中,有多少相关方真正做到了呢?

毋庸讳言,现行针对流乞人员安置所实行的服务外包、站位托养的模式,在某些地方已经变异成“只托不管”、“重关轻养”。而当所有这一切,在练溪托养中心被集中呈现、放大,后果沉重得让我们不敢接受、不愿相信。(然玉)

责任编辑:霍骋远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