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铿锵而歌

叶祝颐:城管小贩互跪不如给小贩出路

2017-07-17 09:15:01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近日,一段城管执法时与摊主相对下跪的视频在网络传播。视频中,一位胡子花白的老人跪在马路便道,对面一位身着“城管”制服小伙手拿一杆秤和秤盘,给老人磕头。视频发布者指出此事发生在河南焦作塔南路田源市场附近。7月14日记者从当地证实这段视频属实。(7月14日中国青年网)

老人多次占道经营,城管没收老人的杆秤,老人下跪,城管也给老人下跪磕头,希望老人支持工作。将心比心,老人也不好意思再违规经营,给下跪城管制造麻烦。焦作城管创新执法方式,以柔性执法代替粗暴执法,能在一定程度上化解执法矛盾。但是城管问题由来已久,根源复杂。要规范城管执法,还需要配套制度做支撑,改变整个城管队伍的执法形象。仅有执法形式的创新恐怕难以承受城管执法矛盾之重。

众所周知,城管工作比较繁琐,城市管理的热点难点多是违章占道摆摊设点、乱张贴、乱堆放等琐碎事务,城管的执法对象大部分是外来流动人员和生活困难的普通市民。城管执法如果处理不当、方式粗暴,可能导致社会矛盾扩大,造成执法困难。

城管粗暴执法的根源在哪里呢?在我看来,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城管人员在执法过程中,由于一些执法对象法律意识淡薄,执法者与被执法者在信息上不对称、地位上不平等,彼此对执法标的的理解有分歧。有时可能出现妨碍执法的事件,给城管工作造成被动;另一方面,部分城管人员在执法过程中缺乏耐心,执法经济思想作怪,执法方法简单粗暴,导致强制执法演变成暴力执法。

除了部分城管执法者作风粗暴以外,城管部门执法权力泛化是重要原因之一。从当前的城管体制来看,城管部门无所不管。可以这么说,没有哪一个部门的权力像城管这样集中,如此密集地与基层百姓打交道。执法权力过于集中,与执法对象密切接触,造成矛盾面扩大在所难免。

何况,多数城管队员系聘用职员,并非政府公务员,并不具备执法资格。让一群没有执法资格的人参与一线执法,名不正言不顺,从法理上也站不住。城管下跪恳请老人不要占道经营,老人短时间内或许不好意思违规占道,但是让靠摆摊讨生活的老人长期给城管面子恐怕不现实。小贩要摆摊,城管不让摆,两者之间的水火矛盾如何调和呢?

依法行政是公权力的行为边界。城管代表政府行使执法权,首先应该解决执法资格与执法权限的问题。而且城管执法的宗旨是为公众提供服务,为城市管理服务,而不能简单地以城市面子作为执法目标,驱赶小贩,剥夺他们的生存权利。

因此,为了维护政府公信力,营造和谐的社会环境。除了城管柔情执法以外,更要对泛化的城管权力“动手术”,对执法对象的生活出路作出制度安排。比如,学习部分城市划定范围开放摆摊的管理经验。与摊贩换位思考,解决他们的生活难题。如果小摊贩的生存权利有保障,城管人员工作耐心细致,不用下跪磕头,执法矛盾也会小许多。

《个体工商户条例(征求意见稿)》曾规定,“无固定经营场所的摊贩,申请登记为个体工商户的,登记事项不包括经营场所”。媒体与公众将此解读为“流动商贩合法化”。尽管正式出台的《个体工商户条例》提出:登记事项包括经营场所。但是“流动摊贩合法”的民意值得关注。在城市环境与摊贩生活尊严之间找到平衡点,十分重要。如果城管体制不改革,城管执法经济思维不打破,执法权力得不到规范;如果城市“洁癖”作祟,容不下便民小摊贩,小摊贩的地位与权利继续模糊下去,弱势群体利益不能获得制度保障,恐怕很难从根本上化解城市管理难题。

责任编辑:霍骋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