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名评说话

葱叶“毒死羊”让人细思极恐

2017-09-01 10:09:56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在山东寿光养了10年羊的王春芝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家的羊会被1000多公里外沈阳农田里长出的大葱害死。24日一早,她和爱人发现自家养殖的羊出现抽搐、口吐白沫的症状,虽然经过戗救,最后还是有80只羊死了。随后,寿光市卫生检疫站工作人员在他们喂羊的大葱叶中发现了甲拌磷、毒死蜱等剧毒农药成分(据8月31日《北京青年报》)。

据养羊户介绍,废弃的大葱叶,因为比较“辣”,羊吃了以后身体好,不容易得病,而寿光又被称为中国蔬菜之乡,很多运来的蔬菜会在这里进行加工,外地送来的大葱在加工前,首先会将最外面的叶子剥掉,然后捆成捆,再用机器将大葱的顶端切齐。废弃的大葱叶也就成了包括王春芝家在内和另一养羊户节约成本的青饲料,当天,不仅王春芝家80头羊被葱叶毒死,另一养羊户家也有47头羊未能幸免,这批共计5.2万斤大葱是寿光田柳镇一个大葱收购商从沈阳购进的,经过检测,含有甲拌磷、毒死蜱等农药,而甲拌磷属于高毒农药,早在2002年农业部便做出公告,禁止在蔬菜、果树、茶叶、中药材上使用甲拌磷。2013年农业部再次发布公告,自2016年12月31日起,禁止农药毒死蜱在蔬菜上使用。

事已至此,羊中毒死亡的原因基本明了,细想想不免让人惊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这些羊充当了“替死鬼”,5.2万斤“毒大葱”流入市场,再进入居民的餐桌,后果该是什么样?即便大葱不是主食主菜,人们一餐的食用量也不可能与羊相比,但即使不会要命,其给食用者健康带来的危害则是显而易见的,而人们也不禁要问,蔬菜在种植和流通过程中,相关监管、检测部门都去哪了?

既然从2002年农业部就已经公告,禁止在蔬菜、果树、茶叶、中药材上使用甲拌磷,自2016年12月31日起又禁止农药毒死蜱在蔬菜上使用,无论以前监管如何,至少从今年1月1日起,所有蔬菜种植既不准使用甲拌磷,也不能再用毒死蜱。而农业部做出这项禁止性规定的前提,必然也考虑到这两种农药在蔬菜残留中给健康带来的严重危害。按说,国家农业部既已出台禁止性规定,各级政府监管部门就应当将其纳入重点防范范围,对蔬菜种植企业和种植大户,从种植到上市前的各个环节进行严格监管。然120头羊被大葱毒死表明,至少在某些地方,对某些蔬菜的滥施违禁农药问题上,监管呈现出了失守。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5.2万斤“毒大葱”,既不是个小数字,是否是第一次出现,显然也是个问号,我们都知道,在蔬菜种植等领域,农户喜欢跟风,呈现出的很多问题,既具有地域性和集中性,往往还具有潜在的长期性,因此来看,“毒大葱”在产出地既不是个例,显然也不仅仅只有这5.2万斤,而其他地方在对大葱的加工过程中,废弃的葱叶也不一定会被用于饲养,更不排除已经有毒大葱流入市场乃至居民餐桌的可能,只不过由于消费食用量有限而没有呈现出中毒症状而已,潜在的健康危害恐已经造成。

很显然,相比起被葱叶毒死的120多只羊,笔者更关注和想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毒大葱”流入到百姓的餐桌,有多少人虽没有被“毒死”却也已经被“植入”了毒素。在涉及包括蔬菜种植、运输、销售等在内的几乎所有食品卫生安全领域,国家有着领先世界的安全检测标准甚至最严厉的法律法规,各级政府部门更拥有健全完善的监管队伍和最优质的监管资源,然“毒大葱”的出现,却让我们看到实际落实执行的形同虚设。葱叶毒死羊需要有人担责,而那些虽没有被毒大葱“撂倒”却已经被“植入”毒素的消费者,却不能不了了之。既要追究违规的种植户,更不能放过某些“不作为”的监管部门,尤其不能把监管失职的责任一股脑的都推到种植户头上,否者,“毒大葱”走了,可能还有“毒大蒜”,不能让消费者的胃肠再成为检验食品卫生安全的“试验场”。(朱永华)

责任编辑:霍骋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