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名评说话

丈夫的生产监护权不能被剥夺

2017-09-12 09:40:33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陕西榆林市绥德“8·31”孕妇坠楼事件调查处置有了结果,榆林市卫计局已于9月10日晚决定对榆林一院绥德院区主要负责人和妇产科主任停职,并责成医院即刻对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和薄弱环节进行整改。(9月11日西部网)

这起事件让人想起十年前死在北京医院的孕妇李丽云。至此,我们在公开层面知道了两个死在医院、死在医生眼皮底下的孕妇,因为难产而死亡。李丽云是因为陪同前来医院的男友肖志军不签字而无法手术,耽误了病情。马茸茸则是因疼痛难忍选择了跳楼。从李丽云到马茸茸,都是一尸两命,叫人不胜其悲!

目前来看,当年李丽云因为患了重感冒,身体极度虚弱,病情危急,医院完全可以不需要家属签字而做出决策挽救病人的生命,但是,医院没有这么做。医院的过失更大,责任更大。而马茸茸不是这样的,医院的判断是不需要手术,最终顺产的可能性极大。

但是,根据调查结果,我们知道,一方面主观上医院对孕妇的人文关怀和周到服务不够,另一方面客观上也反映出医院在管理上存在一定的疏漏,结果导致悲剧发生。换句话说,如果人文关怀和周到服务够了,医院管理不再有疏漏,根本不会发生悲剧。

产房里的孕妇不是一两个,而是一群。于是,所谓人文关怀和周到服务就出现了“僧多粥少”的局面,如果孕妇不自力更生、自立自强,那就会受更大的罪。至于医院的管理,则体现在这样三方面:一是未能落实紧急情况下人员调配制度,医护人员的配备不能满足紧急情况下工作需要;二是监护存在漏洞,医护人员对孕妇观察不够细致,病程记录不够完整,对孕妇的整体评估不够全面,与患者沟通交流不够;三是医疗安全管理上存在薄弱环节,如门禁制度、患者安全管理制度和孕妇安全制度落实不到位。

说白了,孕妇的服务如果做到了一对一,起码是不会发生跳楼的可能性。尤其是,马茸茸一个人溜达到另一个房间,脱离了大家的视线,这种事情是绝不应该发生的。

“马茸茸事件”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家属没有拒绝剖腹产,医院也没有建议剖腹产,家属没有撒谎,而是医院“病急乱投医”失了医德撒了谎,这一点很不光彩。根据临床经验,马茸茸的生产即将顺产成功,医院以为即将大功告成。但是,谁都没想到,分娩的十二级疼痛让马茸茸生不如死,一死了之成了她的最优选择。从这种意义上说,发生这种事件的概率实在太低,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定性为偶然事件并不为过。

但是,马茸茸选择跳楼的悲壮影像还是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力。所以,一开始,我们都倾向于她是被逼死了,被不剖腹产逼死了,凶手要么她的家属,要么是医院,但绝不是她自己。真相不明之际,我们骂了她的家人骂医院,怎么能够让疼的死去活来的孕妇,选择跳楼才得以解脱?

马茸茸的丈夫延壮壮说过一句话,格外叫人无语。他说,自从老婆进了产房,自己就被剥夺了监护权。他不能进产房陪伴老婆,不能看上一眼,要不是老婆疼的受不了走出来两次,他哪里会有一丁点监护权利?

假如,延壮壮能够全程陪护马茸茸生产,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吗?

写到这里,我想起二十多年前自己全程陪护老婆生产的经历。那时候我还在农村老家,老婆生产时是在一个乡镇卫生院,接生的医生水平很高,临床经验十分丰富,我目睹了生产的全过程,最深的印象是,过了艰难分娩关的老婆了不起,关键时刻采取措施的产科医生更了不起,因为胎儿体大,她用了生产钳子,才把婴儿取了出来。我印象里,孩子的头是变形的,有点吓人。但是医生说这没关系,很快就会恢复原状。那是一堂生动的分娩课,让我受到了很大教育。

我在想,现在的医院为何就不能这么做呢?让丈夫陪在妻子身边,贴身侍候,还有比这种关怀更无微不至了吗?至于解决隐私问题,产房里,隔成移动单间不就达到目的了吗?事实上,越是大医院,丈夫的全称陪护越是不可能,他们自以为自己的接生水平高,丈夫的关怀真的可以忽略不计,于是这几乎成了一道风景,所有丈夫的监护权就这样被生生剥夺了!

一些常识还是需要遵循的,比如能够顺产,就尽量不剖腹产;能够吃母乳喂养,就尽量不要用奶粉取代。分娩之疼痛,据说超过了疼痛的最高级别,所以在发达国家,无痛分娩的比例很高。我们是发展中国家,这方面的差距不是一天两天,认清现实,不要妄自尊大。比如我们的麻醉师缺的厉害,就这个榆林市第一人民医院绥德院区而言,麻醉师很少,刚够正常手术所需,妇产科的麻醉,不是说做就能做的。所以,这也是马茸茸面临的问题,虽然疼痛难忍,但还是要忍,实在忍不住,就麻烦了,就有可能发生悲剧。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笔者以为,除了调查组的结论要好好落实整改,汲取血的教训,杜绝此类事件再度发生,还应该改变一下目前的一些死规定,比如不许家属陪护问题。据说有的孕妇生产长达十几个小时,这么长时间的熬煎,假如有亲人陪护,亲人关怀,难道不是一件一举多得的好事吗?何况这又是一种最为贴心的免费陪护呢?

人与人之间有个体差异,孕妇的生产情况一定是千差万别,所以把孕妇当做病人还是可以接受的。既然是病人,那就需要医生“治病救人”,不敢有丝毫马虎和懈怠,严密跟踪病情,做出预判和诊断,命比天大,只有真正尊重了生命,才会在问心无愧的诘问中,顶天立地,何惧之有?期望今后院方切莫再有“做贼心虚”的无良和罪恶,生命无价,“和谐”与“被和谐”的结局,富含的锯箭疗伤苦痛永远也难以抚慰。

一句话,孕妇马茸茸死了,但不能白死。(朱永杰)

责任编辑:霍骋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