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名评说话

谁在制造“标准答案”这种毒品?

2017-11-07 09:41:47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库”11月3日发出很有力的评论《大多数的知识付费,其实就是卖给你一套标准答案》。标题通俗易懂,不算标题党。但是,也很笼统,因为不少试卷,确实有答案,不是参考,而是标准答案。

有一年,我终于获得体制内的选拔考试资格,要成为副科级官员了。一开始是志在必得,以为自己见多识广,写评论出口成章,谁怕谁呢?但是,无比遗憾,俺还是落榜了,为啥呢?就是因为考题基本就是围绕“区委书记语录”,唯标准答案马首是瞻,没有发挥的余地。我也顽固不化,怼了两次,还是执迷不悟。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后来再也没有了。我心想,这正好,不然,我就丢人一辈子了,你总是弄“书记语录”,我记不住,咋办?只有凉拌,配菜而已。

更为关键的是,打小就没有父母、高人教诲,不知道入-党是何物,没有自觉性。参加工作那几年,只是傻乎乎地在乡下青灯孤影、茕茕而立苦读,一个人自学英语,拿到了自学专科文凭,想着看见外国世界,不至于是个傻逼。理想当然很丰满。谁成想,潜规则自古而然。比如,本县选拔人才,历来把教师排除在外。结果呢,常常是那些走了潜规则的教师,轻而易举来到体制内,接着又顺风顺水,连升三级。这种例子多了去了,不需鄙人在此饶舌。

好在遇到我这个一瓶不满半瓶咣当的小知识分子,凭本能向学生传播自我学习、充满质疑的学习方式,也算没有误人子弟。尽管短时期(一个学年)成效不佳,但是,毕业之后从学生的成长、反馈来看,也真的是没有误人子弟。

先有标准答案,后有“知识付费”。今日“知识付费”的本质,不过如此。“一类人制造出一堆有标准答案的作业,另一类人花一堆钱准备好一套标准答案,接着再来一类人,按着第一类人给定的问题向第二类人出售标准答案。只不过,今天的第一类人和第三类人是同一类人,比如罗-振-宇们,他们制造了一个商业上的闭环,第二波人就像今天的用户,他们跳入了这个闭环。”

“不错,用户愿意买单,那是罗-振-宇们的本事。罗-振-宇们只是利用自己的技能不断去扩展他们的商业版图,不断地迎合用户的需求,用巧妙的方式把他们所知道的包装成标准答案送到这些用户面前。”

记住,问题是,而且是,“我们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我们是如何慢慢变得相信这是一个由标准答案构筑的世界?我们到底是怎么会让这些标准答案最终成为自己认知以及行动障碍的?”

以美国为镜,方知我们的“标准答案”多么荒唐。

“美国课堂有两种类型,一种是lecture,讲座课,一种是seminar,讨论课。讲座课由老师主讲,讨论课以老师主导对话为主,很多情况下,两者混杂。老师先提一个观点,然后展开论证,接着学生提问与质疑,甚至证反,几番讨论之后,老师总结,引出新观点。 ”

“每一次引出的新观点都是对旧观点的反驳,每一次的新新观点又是旧观点的升级版以挑战新观点。一个学期下来,只有观点与论证,没有标准答案,谁说的最有理,谁获得的课堂认同就最多。一学期下来,一门课,大概经历五六篇大小不一的写作,最终学会阅读、学会分析,学会写作。 ”

“知识的获取,需要经历从追问到回答这一个连续过程,提问、回答、反问、回应、再提问、再回答、再反问、再回应。知识的成长需要经历一个不断肯定与否定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习者不断突破知识的边界,让自己多了解一点这个世界。这是辩证法的原义。”

Ok,over!够明白的了!够clear的了!

苏格拉底曰:“我们的城邦就像一匹高贵伟大的战马,因为身躯庞大而行动有些迟缓,要经常刺激一下他才有活力。我就是上天赐予我们城邦的牛虻。”请问:你我是这个牛虻吗?

我们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我们有孔子。我们有五千年文明。我们有“三纲五常”。我们跪天跪地跪皇帝。我们特色社会形态。新中国成立,有个伟人说我们站起来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因为,自古而然,一个人要活着的本钱很有限,一天吃一块红薯或者萝卜或者馒头或者一只老鼠都可以活下来。这个成本是多大呢?按现在打工每人每天一百元计,充其量花不到十块钱。结果呢,你活一天,还要赚九十块钱呢,这叫什么?这叫社会财富!而且是多余的,自己用不了,就会被剥夺,或者叫剥削了。所以,我们这个世界是有不怕折腾的资本的。种一亩地,一分地的产量就够养活自己了,剩下九分就是赚头,可以为提升活命的品质随便折腾吧。

但是,我们没有苏格拉底。我们没有美国那种教学模式。我们的“知识付费”,购买了标准答案,戕害的是一代又一代学生。那个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也跟这种“知识付费”有关。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话难听,但是道理不简单。不比不进步,不比真理就会被蒙蔽。比了之后,我们就必须追问:都谁还在制造“标准答案”这种毒品?(朱永杰)

责任编辑:霍骋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