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铿锵而歌

李振忠:“冰花男孩”要的不是一场“雪灾”

2018-01-12 10:29:27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1月11日云南网消息:“我是昨天中午看到小满头发结冰的照片的,当时我在家。”7号晚上,小满的爸爸刚从昆明回到位于昭通鲁甸新街镇转山包村的家中。对于儿子小满一夜之间火遍全国的事情,这位父亲始料未及。

少年小学生,一头银发,一双皴裂的双手,其实这一切就已经足够构成一幅“超感动图”了。在有图有真相的当下,一张图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比方说当年的“大眼睛女孩”,就是因为一张“超感动图”而感动天下,使其至今仍然生活在“超感动图”的光环之下。而“冰花男孩”,比“大眼睛女孩”更具动感与感动,将来会否超越“大眼睛女孩”而成为下一个光环人物,则不妨拭目以待。而至少“冰花男孩”较“大眼睛女孩”更多了另一层光环,“大眼睛女孩”虽然感动天下,但至少还缺乏“冰花男孩”这种突发性“扎眼”亮点。这恐怕就是“冰花男孩”之所以适合于炒作的原因所在。

说炒作,话糙理不糙。安徽卫视报道该视频的主持人担忧此事时认为,男孩遇到大量的关注不知所措,还是希望给他们一些时间和空间,毕竟最好的关注是“润物细无声”。而笔者认为,类似的“冰花男孩”事件,适宜于宣传,但不适宜于炒作,更不适合于超出其承受能力的过多炒作。毕竟,“冰花男孩”,需要的不是一场“雪灾”,而只需要一场“润物细无声”的绵绵爱雨。

一张图就够,之所以感动于我,是因为我们都曾经是那位“冰花男孩”。年轻人大约都经历着当下的幸福与满足,却没有经历过过去曾经的艰难岁月。而我们这些不需要再装嫩的年龄段的人们,其实都曾经经历过七八十年代那段冰天雪地的艰难读书日子。那时候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那位“冰花男孩”,甚至,我们所受的艰难困苦,早已经超越了当下的“冰雪男孩”。北方彻骨之寒风中徒步二十里路甚至更远的路去上学的路,所有那个年代的人都曾经经历过。因此说,“冰花男孩”之所以感动,是因为他身上存在着所有艰苦过的人们身上所有的艰难,之所以同情,是因为我们当时同样需要关注。可惜,那个时代连这样的梦想都不可能产生,人人都如此艰难,靠谁来炒作?靠谁来关注?惟有艰难困苦自力更生而已。

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是,还有多少个如此“冰花”的男孩?普天之下,还生活着无数个如此寒冷的孩子,还存在着无数间不能供暖的教室,还生活着若干个留守儿童。爸爸给的五元钱就是巨款,要留着给家人治病时用,这是“冰花男孩”真实的写照。而扪心自问,这样的“冰花男孩”,贫困地区的贫困孩子还有多少?还有多少甚至比他还穷还贫困不堪的孩子?有“冰花”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若干个“冰花男孩”,有贫困的地方,就一定还有无数个手背皴裂的小学生。我们乐见对“冰花男孩”的关注,但这种关注应当止于“润物细无声”式的。我们更乐见大大小小的镜头与媒体,不止于对这个“冰花男孩”的关注,而应当将这样的镜头,对准更多的贫困孩子们。

责任编辑:霍骋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