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铿锵而歌

胡顺涛:“交通厅长被劫130万”值得深思

2018-06-11 09:26:29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2015年4月28日,韩剑辉同时是安徽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施平,安徽省财政厅社保处副处长韩剑辉夫妇遭遇抢劫,被抢财物价值超过130万元。2018年6月6日,澎湃新闻就上述抢劫案件及被抢财物问题联系施平。他告诉澎湃新闻,纪委方面调查过这件事,至于更多情况他则不愿多谈。(澎湃新闻6月7日)

该事件进入大众视野后,迅速引起网民热议。一是大小网站争相转载。二是在搜狐、新浪、网易等各大门户网站,一天之内就有数万网民跟帖。在跟帖中,对当事官员大量现金和购物卡的来源提出质疑的占主流,也不乏呼吁进行深入调查的声音。随着舆论的持续发酵,对当事官员的质疑的声音也越来越强。

如果受害者是普通人,这也就是一个已经判决了的入室抢劫案而已。因为当事人是官员,就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据当事官员自述,纪委已经对这件事进行过调查。所以在官方正式介入并做出结论之前,我们不能对当事官员进行“有罪推定”。但这件事折射出的官员形象问题,还是值得我们深思。

从媒体披露的案情看,当事官员却有“可疑”之处。从判决书我们了解到,施平、韩剑辉夫妇被抢财务包括现金人民币830700元、美元28980元、价值人民币288815.72元的各类购物卡、消费卡以及手机、香烟等。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被抢现金在“二楼储物间隔板上的一个纸盒子说里面”,而且现金是用不同银行的纸袋内。

虽然韩某表示现金为儿子购房款,但存放现金的方式,购房习惯,高额价值的“各类”购物卡,这些都是有悖于常理的,留给了人们太多的“想象空间”。无怪乎网友会纷纷提出质疑。既然当事官员称纪委已经对此事进行过调查,如果不公开更多细节,想是难解人们心中疑惑。

从案犯选择作案对象的动机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对个别有问题的官员的弱点,是了解的非常清楚的。据该案的案犯供述,作案的“灵感”来源于合肥“偷官女贼”事件。他们看到一些官员被盗窃的报道后,认为“官员家里有很多现金,一些官员在被盗后还不敢报警”。因而有了侥幸心理铤而走险。

近年来,媒体爆出的遭遇小偷不敢报警的案例的确不少。比如原正阳县县委书记赵兴华被盗100万元,但起诉书上的被盗金额却被改为6040元。原宝鸡市公安局局长范太民,办公室在三年间被同一小偷光顾7次不敢报案,知情人将其被盗之事举报到陕西省纪委后终被“双规”。原南京市浦口区建设局副局长的赵俊正,因洗桑拿车内被盗30万元贿款不敢报警后被举报……。连堂堂公安局局长,被小蟊贼多次偷到了办公室都不敢声张,可见案犯的“小算盘”打得不无道理。不知是不是他们的运气太好,在施某家中,他们真的发现了大量现金,只是他们却没有料到,施某居然报了警。

随着从严治党的不断深入,官员整体形象有了很大提升。但从这件事中,无论是网友对当事官员的质疑,还是从案犯选择作案对象的“标准”,都隐约折射出部分官员在人们心中的形象。我们还需在增强群众对官员的“信任感”,提高官员的整体形象上多下功夫。

有一个故事让笔者印象深刻:北宋时期的大政治家、大史学家司马光担任国子直讲时,有个“梁上君子”以为司马光身居高官,肯定有不少金银财宝,便悄悄潜入司马光家里,可是四处找遍也没翻出值钱的东西,只好拿走了他和妻子仅有的衣服和被子。作为封建社会的一个官员,能够清廉到“清贫”的境地,着实让人心生敬意。要知道,封建社会和现在,官员的角色地位是不一样的。封建社会等级森严,官员是高高在上的“父母官”;而现在,官员是人民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是做表率讲奉献的党员干部。封建社会的官员能做到的,现在具有崇高理想的党员干部,应该要做得更好。

好在,现代也有类似司马光让“梁上君子”失望的故事。那是《中国公务员杂志》1995年的新闻“湖南省会同县人事局局局长杨秀仁家进了小偷。小偷以为他手握诸多人事权,一定非常富有,但最终只找到100多块现金”,杨秀仁清廉之名因而被广泛传颂。可见,如果官员自身“过得硬”,遭遇盗抢侵害时,不但不会是不敢声张的“弱势群体”,还会收获成就“清名”的契机。

随着全面从严治党和依法治国的深入,希望类似官员被盗抢的事不要再出现。我们也希望,党的干部,都能加强自身修养,做像郑板桥那样,有底气对“梁上君子”说:“腹内诗书存千卷,床头金银无半文”的廉吏。

责任编辑:霍骋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