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铿锵而歌

宋鹏伟:公益暑托班,真的可以有

2018-07-06 09:24:42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3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铺着泡沫垫,20多个孩子按照老师指示的游戏规则,每5个人抱成一团。找到小伙伴的小朋友紧紧抱在一起,笑开了花。落单的小朋友,垂头丧气,还要想着表演一个什么节目。简单的游戏,小朋友们乐此不疲。昨日,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的暑托班正式开班。(《钱江晚报》7月5日)

“又是别人家的单位”,网友的羡慕与嫉妒其来有自,即社会对暑托班的巨大需求同现实缺口之间,形成了强烈反差,这些暑托班的成功经验理当得到复制与推广。

孩子暑假去哪儿?这是双职工家庭普遍面临的难题,而随着计划生育政策的调整,二孩家庭显著增多,这一问题愈发尖锐起来。送回老家父母身边?一方面容易产生分离焦虑,父母舍不得,同时还可能因为老人的过度宠溺,使孩子形成一些不良习惯。送到辅导班?除了费用较高、需定时接送以外,家长也不希望孩子的假期被各种课程填满。

在自己身边、价格不贵、过得有意义……家长的这些核心诉求,单位暑托班恰好可以满足。一来,家长可以带着孩子一起“上下班”,孩子的一举一动也便于家长查看;二来,单位举办的暑托班,不以盈利为目的,每月几百元的费用谁都可以承受;最后,孩子们一起读绘本、做手工、画画和游戏,远比一个人呆在家里有质量得多,既可以发展友谊,还能够避免沉溺于电子产品中。

事实上,单位暑托班并非新生事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很多大型国企都开办过,只不过是在国企改革过程中将很多社会职能剥离掉了。不过,现在再度开办暑托班,也并不能理解为是“企业办社会”的回流:首先,暑托班是临时性的机构,以托管为主,而非国民教育序列的一部分;其次,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如果职工总是请假或迟到早退,也会对生产经营带来负面影响,企业工会为职工解决后顾之忧,可以视为是对职工的一种关怀和慰藉,甚至是一种差异化的福利;最后,这些暑托班不面向社会招生,也不以盈利为目的,同社会培训机构有着本质区别。

不过,这种单位暑托班也有短板,即更适合企业规模较大、职工年龄差异不大单位,而且由于要额外投入和承担风险,很多民企对此并不感冒。这就要求,除了企业以外,还应当由其他力量参与进来,提供多种多样的选择。这方面,上海做出了有益的探索:自2014年起,共青团上海市委等单位开办了针对小学生的“爱心暑托班”,当年即覆盖小学生近两万人。今年,开设班点已超过500个,参与单位包括了民政局、财政局、慈善基金会等多家单位,并将其当做政府实事项目来抓,有力地缓解了小学生暑期“看护难”的问题。

由信得过的机构主办,加上低廉的价格和丰富的内容,类似的暑托班自然受到家长的欢迎。既让家长安心工作,又可以让孩子们度过一个安全、快乐和有意义的假期,何乐而不为呢?

 

责任编辑:霍骋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