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铿锵而歌

李振忠:“独生子女”养老最大隐忧在于“中空化”

2018-09-07 09:38:43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9月6日《中国青年报》报道:独生子女一代的父母纷纷步入老年,一些甚至已是高龄老人。目前,各地区陆续出台带薪护理假,以方便子女陪护老人。不过独生子女陪护老人、为老人看病依然面临许多困境,比如人手不足、距离远,尤其是“双独”的情况,照料老人的压力更大。

“独生子女”赡养双亲,实质上最大的隐忧在于“中空化”。

“独生子女”政策,可用古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来形容。“独生子女”政策兴起于八十年代初期,终止于2015年下半年。农村尚有一胎女孩可生二胎的政策松动,但对于所有城市中生活工作的家庭来说,几乎是一刀切式的严格实施了一胎政策。那么,一个严酷的即成事实就是,“独生子女”政策,恰恰是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国策实施的结果。

所谓“独生子女”赡养双亲问题的“中空化”,就是指八十年代初期到2015年间所产生的“独生子女”一代所衍生下来的“独生子女”养老难题。

以往封建时代乃至新中国建立以来的家庭形态来看,养老自始至终被当作孝道的第一表现来对待。所有孩子从小被灌输的孝道思想就是“养老至上主义”。鸟类反哺,羔羊跪乳,所有这些古来的故事,均被赋予养老的涵义而被耳提面命。正是因为传统的孝道思想的无缝传承,才让万万千千的子女甘心情愿地为父母养老乃至送终。同样,只要“二胎时代”出生的孩子以及下一步放开生育所生产的孩子被传输完整的孝道传统思想,也就不存在“独生子女”养老的难题与窘境。那么,八十年代至“二胎政策”实施之间的三四十年间“独生子女”政策下产生的养老难题,岂不正是一段“中空时代”?

让整个家庭唯一的“独生子女”承担过去多子女家庭中共同分担的养老问题,既不现实,也是一种强人所难。多子女家庭尚且可以互相依赖共同养老,那“独生子女”怎么可能再找另一个人来互相依赖?“双独家庭”困难尤甚,两夫妻同时照顾两对父母,莫说时间不允许,即使全职全天伺候,跑断腿未必能救得了急。

就职业来讲,过去国营企业时代,“独生子女”的父母,大多不存在求职问题,而只存在在工厂中进取敬业的问题。而“独生子女”时代的孩子,只要不是靠“拼爹”而得到铁饭碗者,则搭上了仅靠个人努力挣饭碗的时代。就其职业时长而论,哪里可能请到“孝亲假”?产假未必给足,“孝亲假”则一定令老板们“笑掉大牙”,这岂不是一种两难境地?

“独生子女”养老“中空化”的解决之道在于,养老不能仅靠“独生子女”,而是应当“两头补齐”这段历史形成的“中空化”阶段的养老难题。社会化、成品化、优质化的养老构造极其重要,但更重要的则是要由“两头”非“独生子女”代际补充养老缺口。包括“社会化的亲情”,“代子女化的孝道”,以及整个社会的精神补偿,这恐怕才是“独生子女”一代养老难题的最具亲情意义的解决之道。需要解释的是,“前一头”已经处于“老老年”状态,剩下的“另一头”则是当下及未来“非独生子女”一代及其家庭。当然,种种社会“代孝亲”力量,需要社会机构来整合。

责任编辑:霍骋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